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11月2日电 韩联社刊文称,部分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以诊疗为目的访韩,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情况曾引发争议。但从日前出炉的一份资料来看,在韩就业的大部分外国人实际享受的医保待遇远低于其缴纳的费用。

韩国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章摘编如下:

  韩国健康保险工团2日发表的一份资料显示,在韩就业参加医保的外籍人员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费53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但实际享受的医保报销金额仅为220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均缴费846万韩元,享受的医保待遇仅为370万韩元。

  截至2018年6月底,参保的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共94万人。其中,职工参保45万人,居民参保29万人,无需缴费被抚养家属20万人。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数占70%;而在国内短期居留并接受高额诊疗后离境的外国人居民参保者,在整体参保的外国人中占比不到三分之一。外国人居民参保者与韩国公民相同,报销金额高于其缴纳的医保费。

  外国人居民参保者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137万韩元,但报销的金额为472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缴费344万韩元,报销806万韩元。外国人居民参保财政收支近5年来出现7000亿韩元的逆差,而整体外国人医保财政收支为顺差,这是因为外国人多数为职工参保者。

  与韩国公民一样,在韩国就业的外国人必须参加医保。以2018年为准,在韩外国人缴纳基数也等同于韩国人,为工资的6.24%。由于多数外国人参保者年龄较低、身体健康,所以利用医保的机会少,医保财政收支自然出现顺差。

  与职工参保不同的是,居民参保者在国内居留3个月以上即可获得参保资格,并可根据本人意愿选择是否参保,这为部分身患重症或慢性病的外国人钻空子提供了条件。

  韩国保健福祉部新推行的《国民健康保险法实施令》修订案最早将于12月起实施。修订案规定,旅韩外国人参保资格中的最短停留期条件由3个月延长至6个月,旅韩外国人均须缴纳高于上一年参保者平均水平的医保费用。由此,部分外国人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中国侨网11月6日电 据阿根廷华人网报道,日前,在阿根廷布省首府拉普拉达市,两名歹徒在一家华人超市门口纵火,差点酿成火灾。超市门口的监控记录下了这一幕,警方据此展开调查。

  据了解,时间发生在当地时间11月5日凌晨时分,两名男子利用燃烧瓶引燃了超市门口的大火。警方在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后,发现3名华人已在试图扑灭火焰,现场无人员受伤。

  据超市店主表示,此前并没有收到任何与此次袭击事件相关的威胁。司法部门已介入调查,并将案件定性为“损坏”。(黄东)

  新华社北京11月9日电 记者9日从国务院国资委了解到,为推动中央企业全面加强合规管理,加快提升依法合规经营管理水平,着力打造法治央企,保障企业持续健康发展,国资委近日印发了《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试行)》。

  合规是指中央企业及其员工的经营管理行为符合法律法规、监管规定、行业准则和企业章程、规章制度以及国际条约、规则等要求。

  指引明确了中央企业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的合规管理职责,提出央企设立合规委员会,与企业法治建设领导小组或风险控制委员会等合署,承担合规管理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工作,定期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合规管理重大事项或提出意见建议,指导、监督和评价合规管理工作。指引提出加强对市场交易、安全环保、产品质量、劳动用工、财务税收、知识产权、商业伙伴等一系列重点领域的合规管理。

  根据指引,中央企业要强化海外投资经营行为的合规管理:深入研究投资所在国法律法规及相关国际规则,全面掌握禁止性规定,明确海外投资经营行为的红线、底线;健全海外合规经营的制度、体系、流程,重视开展项目的合规论证和尽职调查,依法加强对境外机构的管控,规范经营管理行为;定期排查梳理海外投资经营业务的风险状况,重点关注重大决策、重大合同、大额资金管控和境外子企业公司治理等方面存在的合规风险,妥善处理、及时报告,防止扩大蔓延。

  指引提出,中央企业根据本指引结合实际制定合规管理实施细则。地方国资监管机构可参照指引,积极推进所出资企业合规管理工作。指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原标题:社评:强撑着对中国打人权牌,这是强迫症

法国总统马克龙星期三结束对中国的访问返回欧洲,他在北京期间并未公开谈及所谓“中国人权问题”,一些法国及欧洲媒体觉得这与他面对俄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时直率进行批评很不一样,忿忿不平。

不能不说,某些欧洲人针对人权问题钻了牛角尖。他们或许确实很在意人权,话说回来,这个世界上谁又不在意人权呢?然而他们执迷于自己的人权观是普世的,并且认为他们的人权观自带了一种向西方世界之外社会,包括向中国这样的文明大国进行传教般推广的权利,这就是很畸形的认知了。

这原本就是一种文化傲慢,当西方遭到新兴国家发展竞争的挑战时,这种傲慢因为受到刺激被进一步放大,成了怪癖一般的固执。

以法国这样的欧洲大国来说,它较之于中国的优势主要就是前几个世纪领先发展所积累下来的存量了。中国今天的经济规模已经数倍于法国,发展速度继续大大领先于它,中国的综合竞争力也越来越往前靠,发展的后劲尤其让法国不可同日而语。法国同中国开展综合竞争,说实话挺难的,这也是欧洲大多数国家与中国对比的实际情形。

人权话题成为欧洲不少人面对中国保持优越感的为数不多的心理筹码之一。其实看看欧洲有多少严重的人权问题,他们解决得并不好,完全是一种自顾不暇的局面。但他们仍有闲情逸致对中国指手画脚。这近乎一种集体强迫症,不在人权问题上冲中国装装蒜,他们就会憋得像几个星期没有找到人说话的长舌妇一样难受。

真要谈人权,找什么样的场合开展交流不行?但他们非要马克龙在国事访问的正式场合给中国撂几句不客气的话。这哪里是要谈人权?这分明是要给中国一个下马威,要以此找法国和欧洲国家的“面儿”。

好在马克龙总统人虽年轻,但却精通于人情及国情世故,知道一旦他那样做,不但找不来法国的面子,反而会失去他作为法国总统的自尊。相信马克龙总统深知在国事访问中给中国“上人权课”不会有利于他访华所要达成的目标,他不想让迫于欧洲舆论任性要求的人权作秀毁掉他的访问,他始终保持了成功政治家应有的清醒。

北京给了马克龙所有礼遇,这同时是对法国和法国人民的尊重。但是说实话,法国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更有求于中国”。这个时候还想冲中国摆谱,要求总统腰里别着“人权鞭子”来北京,这确是一种心理上的病态。

欧洲部分政客、人权组织和媒体其实是想告诉中国:我们的政治制度比你们好,我们的文化和价值观更加高贵,我们的一切都是香奈儿和LV级别的,你们应该膜拜我们。但法国是个精致的盆景,中国是参天大树;法国是草坪,中国是旷野。我们的确很尊重并喜欢法国,但我们会以自己的方式前进,呼唤共同遵守彼此相互学习、同时也相互尊重的逻辑。

中国当然有自己的人权问题,就像西方国家也有它们的人权问题一样。改善人权无止境,但我们不接受西方试图强加给我们的特定人权游戏。其实人权这手牌西方越来越朝中国打不下去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主牌、同花顺已经抓到中国的手里。西方早一些改弦更张,会早一些扭转被动。

责任编辑:霍宇昂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