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森娱乐平台 发布的文章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老盈盈

王浩所在的项目组,接到了一个最不想接听的电话。电话那端的IPO预审员,表示要对该项目组负责的一家拟IPO企业进行现场检查。

在一家北京大型券商深圳投行部工作了五年多的王浩,一下子就明白了电话中的“套路”。“他们是想让企业知道现场检查的严格程度,让企业知难而退,撤回上市材料。”王浩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现在IPO发审审核得很严,过会率也比较低,作为保代,即便是得罪客户也要尽量劝其撤材料。

除此之外,公司内核部的领导也要求王浩所在业务部把手中三年净利润合计不足1亿的拟上市项目名单统计上报。

记者从多位投行人士处了解到,2018年IPO大检查已经开始启动。有其他想法的企业,或者相对有瑕疵、条件差的企业,有可能会从IPO排队中身退。

从监管层角度看,IPO现场检查将通过强化IPO申请企业监管力度,督促中介机构勤勉尽责、审慎执业,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在王浩等投行从业人士看来,经历2017年IPO审核进入前所未有的提速和“严审”之后,2018年这一态势仍旧延续。近五年来,证监会检查申报IPO企业的手段不断升级。一方面,现场检查从无到有,从定期抽查到“抽查+定向抽查”双管齐下;另一方面,窗口指导的财务门槛也在提高,去年规定“最后一年净利润不能低于3000万”,到如今三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个亿,最近一年净利润主板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要求大幅提高,这一切给投行业务带来新的挑战。

从严审核使投行IPO业务数量和收入受到较大影响,加上去年减持新规发布后,再融资和定增业务趋近停滞。而与此同时,投行业生态也在发生变化,伴随着中国存托凭证(CDR)发行向“独角兽”企业开放,大投行业务会越来越多,小投行会越来越“吃力”,大型券商已经走在了争抢“独角兽”的道路上。

新增定向检查

3月16日证监会通报2017年下半年IPO企业现场检查及问题处理情况时表示,2018年上半年将继续深入开展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检查范围主要包括: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中的企业;日常审核中发现存在明显问题或较大风险的企业;反馈意见或告知函等回复材料超期未报的企业。

“企业预披露之后,证监会会对企业的资质进行判断,定向指出一批不满意的企业,然后预审员会致电保荐机构,如果认为企业存在问题或者风险,暗示其撤材料。一般会有两种说辞,第一种是说要对企业进行现场财务检查,或者说觉得后续的IPO进程可能很难推进下去了,那么作为企业方面也就听懂了。”王浩说。有些企业知道自己有瑕疵,很难过会,一听到要现场检查扛不住就主动把材料撤回来了,有些企业选择不撤材料,这种留到上会的时候也还是会直接否掉的。

哪些企业容易成为证监会定向检查的目标呢?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一种是业绩不理想、利润比较少、增长不乐观或者净利润不断下滑;另一种是业绩尚可,但是企业实际控制人被一些竞争对手举报,纠纷解决不了;再者就是存在法律、专利等方面的瑕疵。

“企业申报之后证监会会有反馈,以前有些企业发现有问题会故意先不回答,拖延时间,争取再修补一下中报、年报的问题,现在监管是不允许拖延,要企业赶紧把反馈意见报上来,如果不及时报上去,就要有针对性地开启现场检查。”某银行系券商投行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现场检查主要查企业体外资金循环和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例如收入是否间接或直接流入实际控制人的账户,采购的资金是否来源于实际控制人等等。而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也集中在财务方面,例如资金往来可能不是基于正常的生产经营、采购和支付客户,或者有些企业的客户或供应商是刚刚成立,最后发现是实际控制人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再次是披露不够充分、描述过于夸张等等。

除了定向检查外,还有一种方式是窗口指导。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对于新申报企业,最近新增要求企业三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个亿,且最后一年不低于5000万,最近一年净利润主板必须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根据证监会挂网统计,2018年至今已有19家拟IPO公司中止审查,有48家公司选择撤回了IPO申请。

“上会否决率高,以后审核也不是按排队名次来核,对于优秀的企业,监管会抽出来不停地往前推、天天催反馈;业绩不好的企业排上一年也没用,照样否掉,而且最近新规出来被否企业三年内不能借壳,与其被否后失去很多机会,还不如自己主动撤了。这种情况下,企业反而淡定了。”王浩表示。

严审和检查强化了中介机构的责任,让投行人员压力倍增。王浩告诉记者,现在项目储备压力特别大,项目执行难度和IPO反馈难度也特别大。反馈会有个模板,里面列的财务问题非常细化,财务科目、财务业务之间的匹配性都要问得特别清楚。

“手段”不断升级

定向检查是今年证监会的“新招”,以往通常采取抽查的方式即隔一段时间抽查部分企业,现场检查非常严格,被抽到的企业大部分检查结果都有问题,剩下没有问题、通过检查的企业等于给予了背书,上会基本100%通过。

王浩2012年进入投行工作,那个时候并购重组和再融资还没有完全成气候,IPO审批慢。他跟进的第一个项目2012年申报,2014年底才拿到反馈,当时的IPO已经形成堰塞湖,所以证监会采取了一次财务大核查。2013年1月底,证监会下发通知,当年3月底前所有在会企业都要提交财务自查报告,这次核查让当时很多企业知难而退,主动撤了材料,而交了自查报告的企业,证监会再进行抽查,又抽查了一百几十家企业。“自那以后,证监会经常进行现场抽查,同时也成为一种劝退企业的手段,要知道,在那次财务大核查之前,抽查的情况是很少的。”王浩说。

他记得,2013-2016年间,并购重组和再融资项目激增,但IPO进程却停了两次。2015年以后,对IPO申报企业开始了常规性抽查,好坏企业都有可能抽到,抽中的话就要接受现场检查,没有抽中的也不用提交财务报告,进行内核、企业自身把握财务尺度即可。

“从去年四季度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IPO企业上会速度加快,反馈加快,但审得却很严,过会率低,如今在摇号抽查的方式上加上定向检查,监管可能会形成一个内部的名单,觉得不好的企业会劝退,给新经济企业留出上市的空间。”一位华南券商保荐代表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除了检查范围升级之外,对拟上市企业的盈利指标要求也越来越高。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规定,要求企业在上市前必须连续三年盈利,并且累计净利润需要超过3000万。

但王浩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实际审核的窗口指导要求高于《管理办法》,2017年的时候有个窗口指导,设了一个隐形的红线:最后一年净利润不能低于3000万,事实上当时的确90%以上低于这个指标的企业都被否了,而如今要求三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个亿,最近一年净利润主板必须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要求大幅提高。

据证监会介绍,2017年下半年,在做好新股发行常态化工作的同时,已对22家IPO在审企业开展了现场检查。对于2018年,证监会表示,将通过常态化现场检查,督促IPO申请企业提高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勤勉尽责,为坚决打好防范化解资本市场重大风险攻坚战做出努力。

投行业态生变

伴随着发行市场的变化,投行业务生态也在发生改变。“大投行三年净利润不足1亿的这类项目比较少,影响有限,我们是1个亿以下的项目都不能立项。小投行拿的项目都是三四千万利润,对于他们来说会比较艰难。”上述银行系券商投行人士称,未来投行业务会很难做,去年出了减持新规之后,再融资和定增业务近乎停滞,现在IPO数量估计也会有所减少,保荐费从短期来看会受到影响。

与此同时,客户也非常“挑剔”券商,伴随着政策不断变化,对上市企业财务门槛的日益提高,大券商由于投行业务(包括IPO、并购重组、再融资、公司债)的均衡发展和对全能型从业人员的培养,日益与小券商拉开差距。

王浩表示,“以前政策宽松,过会率高,大券商跟小券商竞争力没有太大差距,有些券商没什么资源,招股书也写得很烂,但是保荐的企业一下子就过会了。现在政策收紧,客户明显更偏向于大型券商,因为大型券商综合服务能力强,更规范,过会能力也强,不会说因为今年IPO政策突变投行业务就全部‘瘫痪’,而且大券商大部分投行从业人员每项业务都能开展。有些小投行的投行人员只做过重组或者IPO,综合业务能力有所欠缺。”

但另一扇门也在打开。随着“新经济”和“独角兽”企业、尤其是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业“独角兽”的异常火热,证监会采用CDR的设计向它们伸出A股上市邀请的橄榄枝,也给投行带来了新的业务机会。

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多数认为,发行CDR都是大型券商的囊中之物,小券商或许边都沾不上。

上述华南券商保荐代表认为,投行的IPO业务减少,也在倒逼投行转型,寻找一些更受国家鼓励的企业去推荐上会。

“现在各大券商都在争抢‘独角兽’企业,我们董事长和投行老大天天在跑,这轮就看BATJ等企业回归项目各家能抢到几家了。”王浩称。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 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余承东(资料图)余承东(资料图)

北京时间3月30日晚间消息,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日前表示,尽管在美国市场遭遇一些挫折,但华为不会退出美国市场。

余承东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CNET表示:“我们致力于发展美国市场,通过提供世界一流的产品和创新来赢得美国消费者的信任。我们绝不会妥协这种信任。”

虽然华为刚刚发布了新一代旗舰智能手机P20,但在美国市场,由于美国政府出于所谓的国家安全担忧,将没有任何一家主要的零售商和移动运营商来销售这款手机。

CNET指出,虽然如此,余承东的此番表态也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表现。今年1月,华为与美国移动运营商AT T达成合作框架,后者将在美国销售华为旗舰智能手机。但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两家公司的合作以失败告终。

近日,出于同样的原因,美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商也宣布,将停止从华为采购最新款手机,并将停止销售华为的其他产品。

对此,余承东表示:“这些安全担忧都是毫无依据的猜测,坦率地说是不公平的。如果真的是基于事实依据,我们也愿意进行公开、透明的对话。”

余承东还称:“在50家全球性运营商中,华为与46家展开了合作。我们一直保持着特别高的安全记录,因为安全问题就是我们的首要问题之一。”

余承东还透露,华为在美国设有13个办公室,员工数量超过1000人。此外,在3月27日的P20发布会上,余承东还表示:“即使没有美国市场,华为也能成为世界顶级的手机制造商。”(李明)

爱奇艺上市现场上市现场

新浪科技 谭宵寒

3月29日傍晚。爱奇艺创新大厦一楼大堂摆上了登陆的背景板,爱奇艺的员工们三三两两排着队等着合照。

而对于拿着期权的员工们,5年间断断续续的上市传言,似乎也已经让他们等得太久。在某职场社交平台,2015年便开始出现“爱奇艺的期权如果上市一股能值多少钱”等类似问题。一个月前,爱奇艺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书,每ADS代表7股普通股,禁售期180天;北京时间3月29日晚间,这家视频网站终于登陆了资本市场,开盘价18.2美元,较18美元的发行价上涨1.11%,截止收盘,爱奇艺股价报15.55美元,跌幅达13.61%。按收盘价计算,爱奇艺市值达到109.5亿美元。

而这或许也是未来一段时间,最后一家独立登陆资本市场的、传统意义上的中国视频网站。与爱奇艺创始人同期,或者比他更早闯入视频网站行业的同行们都已经寻找到了资本路径,视频、视频本就从上市体系衍生而出,优酷土豆归于大文娱,芒果TV即将注入快乐购上市体系,剩下的同行早已凋零或日渐式微,而当时的对手们古永锵、、等也渐渐从视频行业离开了,只剩下龚宇。

在外界看来,龚宇一直冷静、淡定、情绪不外化,但在敲钟仪式上,他不再是平日里的那位龚宇博士。8年,他带队的爱奇艺,终于上市了。

搜狐系视频网站

敲钟时刻,几个月前,龚宇刚刚经历过一次。去年11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系的爱奇艺CEO龚宇也出现在了上市现场,他与王小川的联系——一来他们同是清华人,二来他们也同是搜狐老人。

1999年9月,龚宇创立了一家综合门户网站焦点网,后来几位爱奇艺的高管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开始和龚宇共事。龚宇这次入场的时间并不太好,赶上了21世纪之初的互联网泡沫,最难的时候,他不得不跟员工说下个月工资都已经发不出来。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在焦点网发展最困难时,龚宇的车被偷,车里放着一幅不错的油画、全套的光学镜头,还有他刚从超市买回来的日用品。对大多数人来讲,旧物遗失索性就更新换代,但后来经济情况好转的龚宇却买了一台一模一样的车,一套一模一样的镜头,油画再买不到同样的,对他来说倒是很大的遗憾。“当时就是较劲儿。”龚宇后来说。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龚宇的性格,看上去温和背后,却有着对某些目标的执着。

而对焦点网来说,转折发生在2003年,张朝阳花了1600万美元收购了焦点网,焦点网的董事长吴波离开,后来在爱奇艺上线的前一年进入团购大战,创办了拉手网,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而龚宇则选择了留守,在搜狐从副总裁做到了首席运营官。

离开搜狐是在2009年,龚宇先是短暂地加入生活信息服务平台无限讯奇,随后被任命组建百度的视频网站业务。很巧的是,当龚宇开始做视频网站时,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几家视频网站中,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在1999年到2005年曾在搜狐历任CFO、COO、搜狐总裁,酷6的创始人李善友则在1999年到2005年在搜狐历任人力资源部总监、新闻中心总编辑、副总裁、高级副总裁。

甚至李善友离开搜狐,问到龚宇意见,龚宇还力推他做网络视频,一是对行业有兴趣,二是行业有潜力,兜兜转转,过了几年,龚宇也来到了这个行业。“我希望超过所有搜狐人做的视频网站。”爱奇艺上线前,龚宇当时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说道。

稳健的平衡

而收购扩张、独立上市,这在爱奇艺还没有正式上线前,便被纳入了龚宇的规划版图。

2012年12月2日那期的《波士堂》节目上,熟识龚宇多年的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说,“不要被(龚宇的)表象迷惑。”他用龚宇被选为百度与普罗维登斯资本筹建的视频网站负责人的过程来反驳,“百度前副总裁任旭阳面试了上百人,被选中的却是儒雅的龚宇,他是有自己的狼性在的。”

这次谈话后来也被龚宇认为是对爱奇艺影响深远的事件,“任旭阳找我谈,说美国有一个新模式,不做UGC,只做长视频、卖广告。这5分钟奠定了爱奇艺这家企业的规模,影响了中国的线上娱乐、影响了中国的娱乐结构。”而这位技术博士甚至记得这场谈话的具体时间——2009年9月27日。

在2017年爱奇艺七周年的媒体采访上,提到对自己的指导性原则,专注和韧性被龚宇排在了前两位。“我见过太多的同行,比我聪明得多、比我有钱得多、比我年轻得多、比我有韧性得多,但这几个关键因素凑起来,比我更优秀的,有,但是不多。”

从2010年4月产品上线,龚宇就开始了追赶视频网站大山的长跑。那些年,龚宇做了两个个至今看来有远见的决定,专注做纯正版影视剧内容库,花大钱买版权;纯广告模式,只卖品牌广告,不卖效果广告。“在2009年底筹建时,我们就分析这个市场,既然我们比其它家晚了五年时间,如果你再不把自己的资源精力放在一个点上,你想超越别的玩家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爱奇艺成立的前两三年,爱奇艺的产品层面也就基本专注在做一件事——流畅、清晰、界面友好,集中所有人力、所有资金改善用户体验,进行着最初的用户积累。2011年,爱奇艺移动端正式上线,龚宇选择的是当时还不是主流的安卓和iOS系统,放弃了塞班系统。

但那些年也有停滞不前的时刻,2011年,爱奇艺开始卖会员,当年年度KPI不过几十万人,可最后只完成了不到20%,“整个团队垂头丧气。”龚宇回忆说。可第二年、第三年还是没有完成任务。

温和与狼性,龚宇一直保持着一种稳健的平衡。这与龚宇2014年的一段话不谋而合——把自己的真实实力建设好,开始等待,不是等反击的机会,而是等竞争对手犯错误。一个规模很大的行业,从后面超越前面的机会还真不是你自己创造的,是竞争对手创造的——这句话说完的第二年,爱奇艺成为了行业第一。

技术者管理的娱乐公司

很多时候,当看到一家文娱公司的管理者是一位技术博士时,难免会觉得些许违和,特别是这家公司越来越多地进入自制领域,做自制综艺、做自制剧,成为半个影视公司,他依旧能带着这家公司加速快跑,这在于机制,而这是龚宇擅长的东西。

根据爱奇艺此前提交的招股书,2017年,爱奇艺总收入为173.78亿元,其中会员服务收入为65.36亿元,在线广告收入为81.59亿元,但同时也面临着巨额亏损及规模的扩大。2015年、2016年、2017年爱奇艺净亏分别为25.75亿、30.74亿和37.369亿。但净亏损率出现了下降,净亏损率分别为-48%、-27%、-22%。

相对而言,龚宇也更在意这种增长的机制,一种稳定的生态系统——像先进的、高速的火车走向正轨、向前运转,拥有稳定的系统,完全不担忧它的方向和动力。

这是在内容娱乐这个市场,所有竞争者都面临的尴尬,当投入降低、或创新性下降、或者竞争对手发力,就会面临市场份额或是影响力的下降。

3月中,爱奇艺招股书中公布,截至2018年2月底,其付费会员规模达6010万后,随后在第二天,腾讯视频公布,截至2018年2月28日,其付费会员数已达6259万。至少在会员付费这一项上,爱奇艺已经落后了。

去年的4月21日,龚宇在一个给内部员工的分享上说,爱奇艺强调的不是永远排第一,更在意的是机制——一个在被对手超过再实现反超的机制,一个让爱奇艺在绝大多数时间能排第一的机制。“这是一个寡头垄断的行业,不是一家独大的行业,我们不会梦想着一家独大,至少在现有的这个市场模型下。”

爱奇艺已经登陆了资本市场,而除了对其本身的意义之外,巨额的内容投入成本长期拖累了百度财报,对于大股东百度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龚宇和李彦宏,看上去是同一种类型的技术男,“过去8年没有一次不一致,李彦宏相信我的判断,都是按照规则、按照契约精神,不记得有严重的冲突,更多的是商务上的理性分析和决策。”在IPO前,龚宇说道。

视频行业走到今天,它承担着的是BAT三家巨头公司在文娱行业的布局,某种意义上爱奇艺也是如此。而登陆资本市场,在份额与亏损,在创新与财报中间,这位擅长平衡的视频老将,也需要寻找新的平衡。

[导视]做发动机为什么这么难?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靠买别人的飞机来过日子吗?要让发动机叶片穿上我们中国人自己做的衣服,使我们做的材料和产品飞在中国的蓝天上。

徐惠彬:今天很荣幸有这么一个机会,我想给大家讲一讲航空发动机的材料。要讲航空发动机的材料,首先讲讲航空发动机,要想讲航空发动机,还得从飞机说起。

中国的老百姓对于大飞机有一个非常重的情结,有一个大飞机梦。这张图片是2017年5月5日,C919在上海的浦东机场刺破苍穹、翱翔蓝天,这是咱们中国制造的商用大飞机首次飞翔在蓝天。大家再看下一个屏幕,多少镜头、多少闪光灯对着咱们这个大飞机,这是令国民激动的一次飞行。

大飞机的两次论证都是在北航。2006年第二次论证,我在中间也做了一些贡献。当时非常荣幸,是大飞机论证专家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这次论证我觉得是历史性的。第一,大飞机项目要不要上,中国要不要做民用的、商用的大飞机?专家论证完之后,要做。从2006年论证到2017年,经过了差不多十年多的时间飞起来了,还是很厉害的。

中国为什么要做大飞机?我这里举了一个例子。根据我们当时的计算,咱们中国人低端产品做衬衫,要加工8亿件才能买一架空中客车A380,得加工多少件衬衫才能把中国的航空飞机买全啊?从今天来看,未来的20年中国需要多少架大飞机,就是商用飞机?大概需要5000到6000架,花多少钱来买呢?大概需要一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可以把空客和波音两个公司按照现在股票市场的市值买四次。

[新闻联播视频资料]2014年5月23日,习近平考察中国商飞设计研发中心

[同期声](习近平总书记):我们这个国家也是最大的飞机市场,每年成百上千亿都花在买飞机上。过去那个逻辑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我们现在要倒过来。我们首先是要花更多的钱来研制、制造自己的飞机,形成我们独立的、自主的能力。

徐惠彬:我们20年就要花一万亿美元买这些飞机,中国这么一个大国要靠买别人的飞机来过日子吗?不可能!中国要造自己的大飞机。

说完大飞机,我们就开始看看发动机。发动机是飞机的心脏。全国人民非常关注的就是两个“心”:一个是芯片;一个是飞机的发动机——心脏。这两个“心”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就难以从大国成为强国。造不出来自己的“心脏”,总是长期依赖于国外,这个不是一个强国甚至大国所为。而且,从飞机讲到了发动机是核心的技术,是买不来的。

航空发动机是一个战略的、高端的、高精尖的技术产品,也跟一个大国、强国的地位紧密相关。不论是哪个国家都把航空发动机的技术列为禁运、严禁出口的产品。发动机到底谁能制造啊?就是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能够制造完整的航空发动机的,只有这五个国家。

发动机除了是一个战略资源、核心产品、核心技术之外,它的附加值特别高。有人说飞机是工业上的皇冠,发动机就是皇冠上的明珠。这个图显示出来的价值,最高的就是发动机。船舶一公斤的价值如果是1的话,中间小汽车可能是9,最高的发动机是1400,它是船舶一公斤价值的1400倍。

[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场景]

徐惠彬:这个是咱们的北京一号,在很多片子上都能看到。这是咱们1958年,现在应该是60年了,1958年到2018年。北航当年号称是把毕业论文直接写在飞机上。我觉得,这是咱北航的精神。

徐惠彬:做发动机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中国长期以来做不出来民用发动机?发动机是一切工业最高精尖的质量的集成。中国在刚解放的时候,连自行车都造不好。那个时候咱们的工业基础有多差?怎么就在这60年一下子能够追赶上?还有几大难点。

首先发动机需要非常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现在一台民用发动机要求稳定地工作三万小时不能出任何故障,将来要超过十万小时。其中有两个实验是发动机必须要做的。

第一个实验叫抛鸟试验。很大的鸟从发动机穿过去以后,发动机不能怎么样。有一年我去英国,因为一只大鸟撞到飞机发动机里面去了,飞机就先不能起飞,要看看里边的叶片有没有被损伤。最后把发动机的风扇打开,确实完好无缺,然后飞机才飞走了,还是这台发动机。第二个实验就是吞冰实验。一分钟一吨的冰要打到发动机里面去,发动机叶片要完好无缺,发动机如果不行的话,谁敢坐飞机?在空中肯定有鸡蛋大的冰雹下来,吞进去,发动机不能坏了,叶片打碎了,发动机着火了,还能飞吗?这两项实验证明航空发动机要具有高度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第二,发动机的转速非常高。发动机的转速要达到10000多转,每分钟15000-16000的转速,发动机如果转动叶片,它承受的离心力相当于叶片本身的10000倍。有人说相当于挂着几台桑塔纳,而且这个时候发动机的叶片是在极高的温度下运转的。这就是它的第二个难点,发动机的叶片承载着巨大的离心力。

第三,发动机的温度极高。现在发动机的材料绝大多数都是金属材料,军用发动机燃烧室的工作温度已经超过了2000K,K跟℃相比差了273度,民用机的发动机燃烧室的温度也要达到1800K-1900K。大家知道我们用的金属材料,特别是一会儿后边还要讲镍基高温合金,它的初熔点大概也就在1300多度,加上273,也不到1600K。所以说,所有的金属材料的叶片在发动机燃烧室里边是处于熔化状态的,而且它还要挂着10000倍的离心力。

第四,搞空气动力学的,都听说过层流和湍流。发动机飞得很高,前面有风扇、压气机把风吹到燃烧室,相当于17级的风速。这个时候的火焰在里边要稳定地燃烧,在17级的风速下,这对于搞空气动力学的也是一个极限,如果设计不好,吹偏了把旁边都烧掉了。

大家看看这个图,看看发动机的产品有多么精致。它确实是一件工艺品,由上万个零件组成的。加工精度要达到微米级,甚至有些个别的部件要达到纳米级。

另外发动机非常昂贵,刘大响院士是北航的毕业生,他曾经讲过一次报告,他说发动机的产品非常昂贵。它的整个重量价值相当于白银,里边的发动机的叶片,它的价值相当于黄金。这么贵,如果没有一个大量的资金投入,发动机是不可能研制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国家穷的时候不可能造发动机。

我们讲发动机最核心的核心就是“一盘两片”。“盘”就是涡轮盘,涡轮盘就是把工作叶片插上以后带动它转动的。“两片”一个是导向叶片,一个是工作叶片。导向叶片就是火焰冲出来的时候导流,然后吹着工作叶片转动,它是首先接触火焰的。紧接着就是工作叶片,就是转动的,这是最难攻克的,这就是我们这个团队下面要做的工作。

发动机的叶片工作温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合金的熔点,那么需要几大技术,怎么让它不熔化?第一,需要冷却。中间把它做成空心的,把冷空气吹进去冷却它。在外边形成一个保护膜来保护它。因为有一个温度梯度在里边,表面的温度会降很多。第二,让合金的承温能力继续提高。第三,穿上一层衣服。刚才看到的深色的叶片,就是没有穿衣服的叶片——合金。白的叶片就是穿了一层衣服的叶片,穿了什么衣服呢?这就是我们团队做得很得意的工作,它是一个热障涂层,叫Thermal Barrier Coating,就是TBC,隔热的。

这个陶瓷衣服涂上去,难点大了。怎么说呢?首先,因为大家知道陶瓷很脆,金属的热膨胀系数很大。如果金属膨胀,陶瓷没有热膨胀或者膨胀很小,一下就崩掉了,所以要想穿上这层衣服非常难。

所有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要增加航空发动机的工作温度、涡轮的工作温度。提高了温度以后对发动机有非常大的好处。有人计算过,发动机里边每提高100度,它的推力就会增加8%到10%。也有人说航空发动机只要提高100度,这个发动机就是提高了一代。推力增加了,发动机加上飞机的起飞升力就增加,在同样情况下,每增加10%推力,就可以增加10%的载客量,能从300人增加到330人,经济效益好。更不用说军机,推力增加了,它的机动性、作战性才能更大,才能实现超音速巡航,才能追得上别人的飞机。这个常识大家也都知道,发动机的温度决定了它的推力。现在用其他的方法都不太好使,只有提高发动机的温度是最灵的,但是提高温度对搞材料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难点。

我们要攻克这“两片”怎么把它做出来。为什么“两片”这么难?从这张图可以看到,它是发动机压力最高、温度最高的两个地方。要想攻克这件事,三项技术一个都不能少,冷却、合金的温度和涂层。解剖航空发动机的材料,它用了哪些材料呢?绝大部分大家看到,蓝色的是钛合金,红色的是镍基合金,然后黄色的是主轴,轴承用的是钢,然后用了少量的铝和复合材料,90%以上都是用的金属材料。

金属材料有一个特点,它在温度高的情况下强度大幅度降低,要是打铁锻造烧红了就可以打出一个扁铲。在高温下钢铁材料变得很软,这是一种锻造成型,因为高温下它的强度是会降低的。咱们说这个比强度,Specific Strength。比强度应该说钛合金是在室温下最高的,镍基合金其次,钢和铝合金差不多。但是钛合金随着温度的增加,很快它的强度就衰减了。镍基合金比强度虽然不高,但是它撑得温度比较高,撑得时间也比较长,这个红色线就是镍基高温合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做的涡轮叶片合金都是镍基高温合金,而不能用钛合金。

科学家们想办法。第一,大家知道,叶片最开始做是用铸造的方法做成是等轴晶。多晶粒放大了以后,它由很多的晶粒组成。在高温下由于它的晶界原子排列是混乱的,从熵的角度来说它就是不稳定的,温度一高,晶界开始软化,这时候有一个巨大的离心力,晶界就碎了。

第二,科学家做出定向实验,所有的晶粒往一个方向,它虽然有晶界,但是它晶界都是竖着的,有离心力的时候不要紧。但是横向不行,只要有横向力它从晶界就断开了。

第三,做成单晶体。想了很多办法,现在做的都是单晶。这还不够,温度还在提高。发动机设计师说不行,温度还得提高增加推力。怎么办?空心的。就是师昌绪先生做的当时是九小孔,现在孔可多了,90、900的孔很多,单通道不行就做多通道,为了让它到处都能冷却,还不行的话加热障涂层。

做出来热障涂层非常不容易。陶瓷里有一个概念叫相变增韧,有一点小的相变可以增韧,不会产生很大的裂纹,当时我们解决了材料的问题,YSZ。结构上,我们发明了一种新结构,这是从陶瓷到机体中间有一个过渡层,我们叫粘结层。这个总是掉,粘不住。怎么回事呢?我们感觉合金的成分前与后差距太大,所以我们把粘结层做成梯度的,我们叫GBTBC,梯度的粘结层,这是结构上有一个新的发明。

还有一点也是挺有意思的,这个涂层有受面,做不好啊。最惨的就是从那个炉子里拿出来,陶瓷片都崩掉了,或者在炉子里热循环,看烧多少个小时能掉,几个小时全掉了,很悲惨。我们做长时间的热循环,就是放炉子里一个小时后拿出来一次冷却,再放进去,我们最多做了多少呢?一万次!或者叫一万个小时的热循环,一个小时一次。一万个小时大家知道是多长时间吗?一年多,不休息,炉子不能休息,人得看着三班倒。一天24小时乘以365,是8000多小时。所以我们做一次实验要做一万小时一年多的时间。冬天还挺好,夏天的时候咱北京也够热的。我们的小实验室就在四号楼的后面,一个小平房,在那里搭了一个炉子。夏天真是热,但是我们也高兴,只要叶片涂层不掉,我们觉得很自豪,把整个的材料、结构、工艺、表征、测试、寿命预测做完以后,能达到一万小时,我们特别开心。

我们解决了什么?我们最重要的是,解决了我们中国的航空发动机叶片。过去上飞机的时候,我们简称叫赤膊上阵,因为只能靠合金本身的耐温能力和冷却来降温,没有衣服穿,只能赤膊上阵。国外发动机都是穿着衣服的,我们团队为中国航空发动机解决了第一代热障涂层问题,使得我们的发动机的叶片穿上了中国人自己做的衣服。

互动环节

提问:我想问一下材料相关的问题,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航空材料未来的发展趋势,还有就是怎么能更好地为航空航天、为国家和国防事业做出更多贡献?

徐惠彬:未来十年之后陶瓷基的复合材料,应该说是第六代发动机可以考虑的。再往下看还有一种材料,就是碳碳复合材料,就是carbon fibre。大家知道陶瓷也好、碳也好,特别是碳,它虽然高温的时候不软化、比强度高,但是最致命的一个问题——除了韧性差,碳碳和陶瓷都有问题,但是碳碳问题更大——就是说它的抗氧化能力极差,放到炉子里就着了。现在我自己感觉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全世界都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如果发动机温度继续提高,肯定需要新材料。有人说一代材料一代发动机,也有人说一代材料一代飞机。所以说我们做材料的人非常重要,关注一点,把基础的突破了,能做一点上的贡献,也是贡献。

原标题:真生病还是懒? 澳大利亚人每年累计请病假9000万天

中新网3月29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人每年要请多少天的病假吗?根据近日的调查显示,澳人每年请病假的天数累计高达9000万天,并因此造成了数十亿元(澳元,下同)的经济损失。

“报道称,“请病假”近些年在澳洲越来越“流行”,据统计,澳人每年总共要请9000万天病假,并造成341亿元的经济损失。福利专家罗布森(Terry Robson)认为,“请病假”之所以如此的“流行”,是因为企业未能掌握员工不上班的正当理由。

他表示,过度和长时间的工作压力会导致倦怠。而科技和移动设备侵蚀了工作与个人生活之间的界限,使“永远在线”的职场文化更为恶化。同时,罗布森也认为,心理疾病是导致员工缺勤的最大原因之一。

罗布森认为工作满意度低可能导致心理健康问题。据全澳心理健康和福利调查(National Survey of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显示,大约有45%年龄在16-85岁之间的澳人在一生中会经历高发的心理障碍问题,如抑郁、焦虑或滥用药物。

普莱诺(Catherine Plano)就是一位经历过心理疾病困扰的澳洲工作者。由于巨大的工作压力,普莱诺经常会感觉到恐惧。比如,她在纽约乘坐火车时,突然感觉到火车仿佛正在陷落。而她的表现是无法呼吸,双手麻木,而双腿也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这种心理障碍持续了6个月,在此期间普莱诺甚至无法离开自己的家。“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我非常沮丧,不想离开家或我的丈夫。我会在半夜遭到恐惧的袭击,只能在地板上爬行。我真的害怕在公共场合发作,这非常耻辱,而且让你无法动弹。”

WellBeing GROW的总经理亨特(Charles Hunter)表示,“请病假”问题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他说;“员工不来上班,会产生一种影响。这会让其他员工的工作效率下降,并对员工士气和职场文化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他也认为,对于许多公司而言,心理健康问题显然是它们未能解决的问题。他说:“许多企业实际上不知道如何解决职场上的心理健康问题。我对话过的许多管理者并不真正了解如何正确处理心理健康问题,也不知道如何与有需要的团队成员或同事进行对话。”

专家建议员工请病假无需理由

国家心理卫生专员(National Mental Health Commissioner)兼商人卜格登(Lucy Brogden)还建议,员工应该被允许在不向老板说明理由的情况下请病假,去解决职场的心理健康问题。

她说:“我希望人们能够休病假而不必说为什么。食物中毒、偏头痛(等原因)往往成为掩盖心理健康原因的借口。员工在准备好之前可以不必披露请病假的原因。如果他们为此感到担心,可能会不利于他们的康复。”她建议,员工应该被允许请2、3天的无理由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