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

  村子睡了 我在读书

  夕阳的余辉里,安坐在居家小院的葡萄架下,捧一本书,有茶香缭绕,有画眉清脆的晚叫,徐徐的轻风,如凝脂般的滑过刚买的新书,心儿就弥得满满的。随手翻开扉页或是书中的任何一段文字,书香就袅袅地袭上衣衿,然后,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院子太小,而书却太大了,这样的院子是装不下一本书的,于是,心就随着行行文字攀出墙头,飞向远方,是江南么?潺潺的流水,是漠北吧,应该是的,踏雪无痕,晶莹的冰棱折射出的尽是一股豪放之情,边塞的朔风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凌厉。

  我不曾远足,从没有到过真正的江南塞北,但我却比远足的人一点也不逊色,因为,我的眼睛无数次的从水乡起程,从天山向南,又无数次的抵达我的北方和南方,我的脚力从没有过疲劳的感觉,只是心里装得太满太满,满得连自己有时都想找个地方歇歇,把一颗心卸下来,好好地打理一番。

  读书是需要打理的。读倦了的时候,把书合上,闭了眼,静听千年的历史抑或回味些民间的人情变故。那些智者或拄了藤杖或捋着白须,来到我的面前,点化我的愚氓。也有一些小人小物鱼贯而来,诉说着他们的辛酸苦辣,坎坷磨难。于是,一个人的院子热闹成了豪宅,车水马龙,竟然络绎不绝。

  我不能拒绝他们的来访。理由很简单,我拒绝了他们,我就等于把人间最美的时光拒之于小院之外了,同时也拒绝了香茶与小鸟,还有大自然的灵秀钟毓。拒绝了他们,我的书就孤独得会想念对山的清风,蓝天下的白云。

  不在小院也可以读书的,入了夜的屋子,全没了白天的叨扰,静静地,拧亮床头的灯,把身体摊开,最好是放一段轻音乐,轻轻地,稍稍能感觉到那么一层细细密密的音符在舒缓地流淌。我喜欢舒伯特的那首小夜曲,因为熟悉,我不会在意音乐的表述,只是想让它给我做伴儿,给手中的书作一回背景。

  我读书,常常没有章法,也不成系列,满屋子的书,逮到哪本是哪本,但我却记得读过的地方,折叠的前后界限分明。还因为有我在书上试着写下的批评,有时读着读着,又看着这些批评笑我自己的酸腐。

  读得累了的时候,我就想出一个妙招,妻读我听,就像隔了一间房子听电视诗歌散文,那是很享受的一种读法。拥了衣被,随意地窝着,耳边传来妻的女中音,书中的故事就一个个栩栩如生地向我走来,我常常会静心地想象着一个个画面。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农村,于是特别钟情农村题材的短文,我的心就会随着那些人和事回到老家,去看望父母。小桥,流水,古井,老树,还有月牙弯弯的水田,父亲手里的牛鞭,在新绿的山坡上“叭叭”脆响。每每这样的时候,我照例会在妻子轻轻的书声中做一场美梦,直到她把我搡醒,嗔怒着熄掉床头的灯。

  读书读得最有情趣的时候,还是在雨中的老家。窗外,雨打着芭蕉,滴滴嗒嗒的响着,整个村子都在雨中睡熟了。你可以就着不太明亮的灯光,把书摊在膝头,读读想想,任思想沉进遥远的时间和博大的空间,没有任何的杂念,一如门前潺潺的清溪。有很多书,我都是在老家一口气读完的,相比都市的喧闹,那真是一个山居隐读的好去处。

  这样的晚读,当然显得有些奢侈,让人流连。所以,一年中我总要找些由头到老家去,在乡村的静谧中,享受些蕉雨书香。

刘玉新

  中新社北京11月20日电 (王庆凯)全国供销合作社基层工作会议20日在北京召开。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王侠在会上表示,截至2017年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基层社乡镇覆盖率达到95%,基本实现乡镇全覆盖。

  王侠表示,5年来,全系统基层社乡镇覆盖率由2012年的56%提高到2017年的95%;领办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达到19万家,比2012年增加12万家;综合服务社发展到40.6万家,比2012年增加近13.1万家,覆盖了74%的行政村。

  据介绍,2017年,全系统县及县以下实现销售4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利润总额282.3亿元,分别是2012年的3.4倍和1.1倍。县及县以下销售总额在全系统的占比达到75%,比2012年提高了2.4个百分点,利润占比达到70%,比2012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初步扭转了供销合作社长期以来“越往上越强、越往下越弱”的局面。

  王侠认为,供销合作社服务乡村振兴,主阵地在基层,最大优势也在基层,应牢牢把握中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历史性机遇,深化改革,加快把基层打造成为服务乡村振兴的重要载体。

  王侠同时表示,全国供销合作社也要清醒看到,基层工作还存在为农服务整体实力不强,发展质量不高,县以下社有企业普遍较弱,基层人才短缺等问题。

  据悉,到2022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目标是要建成基层社标杆社3000家以上,在有条件的行政村新建基层社1万家以上;领办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22万家以上、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2万家以上;发展农村综合服务社45万家,建成各类星级综合服务社10万家。(完)

  11月18日电 为了回顾电影史上值得铭记的过往,《今日影评》推出一档全新电影文化访谈特别节目《今日影评•鸿论》,节目以“学者+电影+当事人”的模式,通过纪实的拍摄手法,围绕甄选出的四十部电影,以清华大学尹鸿教授与谢飞、陈凯歌、张瑜、卢燕、朱延平、姚晨、黄渤等电影史亲历者进行访谈的形式,通过直接、深刻的问题设置,挖掘当时真实情况的同时,通过对电影语言表达形式、电影市场发展、电影中体现的社会变迁等方面,全面剖析电影以及衍生话题,还原串联出改革开放四十年这段相对短暂但却急剧变化的中国电影史。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电影积极主动向世界开放,“请进来、走出去”哺育了中国电影的一部部经典作品,且在国际主流市场上赢得了越来越多观众的熟悉和喜爱,电影成为了新时代的中国之窗。在中国电影对外传播过程中,海外华人与华人机构起到了牵针引线、铺路架桥的作用。11月16日,《今日影评•鸿论》特邀演员、制片人卢燕带领观众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电影“请进来、走出去”中的心路历程。

  出身京剧世家传播中国文化 卢燕好莱坞开辟华人演员道路

  卢燕的母亲是京剧名伶李桂芬,曾拜梅兰芳为义父,而京剧大师梅兰芳正是第一位将京剧介绍到海外的文化使者,并使京剧跻身于世界戏剧之林。所以,京剧世家的背景让卢燕自幼有很好的京剧训练,并使她始终心系中国,倾力传扬国粹,关注并支持华语影坛发展。

  在《今日影评•鸿论》中,尹鸿认为当今中国电影人在国际上的地位,离不开以卢燕为代表的一批华人演员在好莱坞的坚持与努力,他们在西方世界为中国电影与电影人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卢燕在好莱坞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山路》,便是电影史上第一部由中国人来演中国女主角,并有中英文台词的电影。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而《末代皇帝》是第一部得到中国政府许可在紫禁城内取景的西方故事片,卢燕在其中扮演了观众熟悉的慈禧太后,这部电影在西方世界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获得了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美工、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原始音乐等九个奖项。卢燕作为其中的演员之一,曾向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提出很多提议。尹鸿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表示,《末代皇帝》出品于改革开放的第十年,那时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的认识刚刚起步,这部作品客观上使更多西方观众了解了东方文化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是第一部在世界范围之内产生影响的中国题材的电影。这部电影也使西方人开始关注中国的文化传统与优秀演员,自这部电影,中西方文化开始加速交流碰撞。

  为“请进来”严把质量关 助中国电影人更好“走出去”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电影人对美国知之甚少,而卢燕对中国电影人了解美国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了避免中国进口质量低下的电影,卢燕不辞辛劳频繁回国,将《草原小屋》《音乐之声》等主题正确又能打动中国观众的影视作品推上大银幕。不仅如此,卢燕还为中国电影人的创作提供了许多帮助。著名导演谢晋,在改革开放初期试图改变创作风格,寻找在大历史背景下描写人性的创作题材时,卢燕为他推荐了白先勇的短篇小说,观众才能欣赏到电影《最后的贵族》。

  作为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首位华人评委,许多中国电影人赴美时都受到过卢燕的盛情接待,其中就包括了张艺谋、陈凯歌、李安等著名导演。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谈及往事,卢燕认为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电影人在国际影坛已经站稳脚跟,不再像当年那样需要往复奔波。但卢燕仍将提携潜力新人视为自己的使命,2017年,卢燕以九十岁高龄零片酬出演《侗族大歌》,一举拿下北京国际电影节等多项大奖,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做出了杰出贡献。中国电影通过国际电影节的肯定而走向世界,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电影人的不懈努力,更不能忽视海外华人的引领和扶持,尹鸿认为正是世界华人电影人不遗余力的推动下,才使得中国电影迈上“走出去”的新时代。

  坚守中国元素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电影不缺好演员而缺好剧本

  尹鸿在《今日影评•鸿论》中指出,中国电影的海外影响力未曾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而发展。针对这一问题,卢燕认为中国电影不需要模仿好莱坞电影的模式,单纯技术进步并不可靠,只有讲述使人心生感触的故事才能被国外观众所接受。例如李安导演的作品,虽然并不以商业元素见长,但影片中包含了中国人对人性的理解,使电影得到更广泛的海外传播。

  尹鸿表示,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与海外影响力停滞的复杂现状,正是在考验中国电影人如何在中西文化交流过程中,既保持中国文化本性又能以人性表达打动世界观众。在《今日影评•鸿论》中,卢燕认为古老的文化、历史是中国电影的财富,中国电影应选择能宣扬历史、思想的故事与素材进行剧本开发与写作,中国电影行业不缺乏优秀演员,而缺乏优秀剧作者。这意味着中国电影的海外生存与突围既要保持自身特色,取中华文化之内核,又要避免沦为身披东方外衣的华而不实之物,需要将本土文化融入到全球文化中形成共享的价值与美学。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以来,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发展,即将赶超北美市场。对于这个现状,卢燕感慨中国电影发展状况越来越好,由于中国市场蕴含的巨大购买力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导致好莱坞电影十分重视中国市场。而中国举办的电影节,如上海电影节等等,也成为海外电影、演员争先参与的盛典,这使卢燕感到十分骄傲与自豪。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美电影之间的桥梁与纽带,卢燕对中国多代电影人的国际交流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这体现着中国人的拳拳爱国之心,也体现了中国电影在国际立足的历程。

  《今日影评》栏目保持了其栏目特有的文化品质,对小正大精品的追求,继《今日影评•表演者言》之后的《今日影评•鸿论》更加细腻生动,以温度为时代之鉴,以回忆为思想之驹。据悉,10月26日至12月28日,电影频道《今日影评》电影文化访谈特别节目《今日影评•鸿论》将于每周五晚十点档播出。

  11月18日电 为了回顾电影史上值得铭记的过往,《今日影评》推出一档全新电影文化访谈特别节目《今日影评•鸿论》,节目以“学者+电影+当事人”的模式,通过纪实的拍摄手法,围绕甄选出的四十部电影,以清华大学尹鸿教授与谢飞、陈凯歌、张瑜、卢燕、朱延平、姚晨、黄渤等电影史亲历者进行访谈的形式,通过直接、深刻的问题设置,挖掘当时真实情况的同时,通过对电影语言表达形式、电影市场发展、电影中体现的社会变迁等方面,全面剖析电影以及衍生话题,还原串联出改革开放四十年这段相对短暂但却急剧变化的中国电影史。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电影积极主动向世界开放,“请进来、走出去”哺育了中国电影的一部部经典作品,且在国际主流市场上赢得了越来越多观众的熟悉和喜爱,电影成为了新时代的中国之窗。在中国电影对外传播过程中,海外华人与华人机构起到了牵针引线、铺路架桥的作用。11月16日,《今日影评•鸿论》特邀演员、制片人卢燕带领观众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电影“请进来、走出去”中的心路历程。

  出身京剧世家传播中国文化 卢燕好莱坞开辟华人演员道路

  卢燕的母亲是京剧名伶李桂芬,曾拜梅兰芳为义父,而京剧大师梅兰芳正是第一位将京剧介绍到海外的文化使者,并使京剧跻身于世界戏剧之林。所以,京剧世家的背景让卢燕自幼有很好的京剧训练,并使她始终心系中国,倾力传扬国粹,关注并支持华语影坛发展。

  在《今日影评•鸿论》中,尹鸿认为当今中国电影人在国际上的地位,离不开以卢燕为代表的一批华人演员在好莱坞的坚持与努力,他们在西方世界为中国电影与电影人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卢燕在好莱坞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山路》,便是电影史上第一部由中国人来演中国女主角,并有中英文台词的电影。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而《末代皇帝》是第一部得到中国政府许可在紫禁城内取景的西方故事片,卢燕在其中扮演了观众熟悉的慈禧太后,这部电影在西方世界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获得了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美工、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原始音乐等九个奖项。卢燕作为其中的演员之一,曾向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提出很多提议。尹鸿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表示,《末代皇帝》出品于改革开放的第十年,那时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的认识刚刚起步,这部作品客观上使更多西方观众了解了东方文化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是第一部在世界范围之内产生影响的中国题材的电影。这部电影也使西方人开始关注中国的文化传统与优秀演员,自这部电影,中西方文化开始加速交流碰撞。

  为“请进来”严把质量关 助中国电影人更好“走出去”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电影人对美国知之甚少,而卢燕对中国电影人了解美国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了避免中国进口质量低下的电影,卢燕不辞辛劳频繁回国,将《草原小屋》《音乐之声》等主题正确又能打动中国观众的影视作品推上大银幕。不仅如此,卢燕还为中国电影人的创作提供了许多帮助。著名导演谢晋,在改革开放初期试图改变创作风格,寻找在大历史背景下描写人性的创作题材时,卢燕为他推荐了白先勇的短篇小说,观众才能欣赏到电影《最后的贵族》。

  作为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首位华人评委,许多中国电影人赴美时都受到过卢燕的盛情接待,其中就包括了张艺谋、陈凯歌、李安等著名导演。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谈及往事,卢燕认为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电影人在国际影坛已经站稳脚跟,不再像当年那样需要往复奔波。但卢燕仍将提携潜力新人视为自己的使命,2017年,卢燕以九十岁高龄零片酬出演《侗族大歌》,一举拿下北京国际电影节等多项大奖,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做出了杰出贡献。中国电影通过国际电影节的肯定而走向世界,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电影人的不懈努力,更不能忽视海外华人的引领和扶持,尹鸿认为正是世界华人电影人不遗余力的推动下,才使得中国电影迈上“走出去”的新时代。

  坚守中国元素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电影不缺好演员而缺好剧本

  尹鸿在《今日影评•鸿论》中指出,中国电影的海外影响力未曾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而发展。针对这一问题,卢燕认为中国电影不需要模仿好莱坞电影的模式,单纯技术进步并不可靠,只有讲述使人心生感触的故事才能被国外观众所接受。例如李安导演的作品,虽然并不以商业元素见长,但影片中包含了中国人对人性的理解,使电影得到更广泛的海外传播。

  尹鸿表示,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与海外影响力停滞的复杂现状,正是在考验中国电影人如何在中西文化交流过程中,既保持中国文化本性又能以人性表达打动世界观众。在《今日影评•鸿论》中,卢燕认为古老的文化、历史是中国电影的财富,中国电影应选择能宣扬历史、思想的故事与素材进行剧本开发与写作,中国电影行业不缺乏优秀演员,而缺乏优秀剧作者。这意味着中国电影的海外生存与突围既要保持自身特色,取中华文化之内核,又要避免沦为身披东方外衣的华而不实之物,需要将本土文化融入到全球文化中形成共享的价值与美学。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以来,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发展,即将赶超北美市场。对于这个现状,卢燕感慨中国电影发展状况越来越好,由于中国市场蕴含的巨大购买力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导致好莱坞电影十分重视中国市场。而中国举办的电影节,如上海电影节等等,也成为海外电影、演员争先参与的盛典,这使卢燕感到十分骄傲与自豪。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美电影之间的桥梁与纽带,卢燕对中国多代电影人的国际交流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这体现着中国人的拳拳爱国之心,也体现了中国电影在国际立足的历程。

  《今日影评》栏目保持了其栏目特有的文化品质,对小正大精品的追求,继《今日影评•表演者言》之后的《今日影评•鸿论》更加细腻生动,以温度为时代之鉴,以回忆为思想之驹。据悉,10月26日至12月28日,电影频道《今日影评》电影文化访谈特别节目《今日影评•鸿论》将于每周五晚十点档播出。

  亚足联年度最佳评选 中国仅女足一人入围

  王霜竞争亚洲足球小姐

  昨天,亚足联公布了本年度亚洲足坛各大奖项的候选人名单。效力于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中国女足国脚王霜进入“亚洲足球小姐”的3人候选名单。武磊由于球队亚冠成绩不佳,无缘亚洲足球先生候选名单。如此一来,2018年度亚洲足坛荣誉评选,中国足球还是靠中国女足争得荣誉。令人感慨的是,男足国脚年收入过千万,而女足国脚的年收入不及中超一场赢球奖金。中国足球水平提升靠什么,王霜的成长之路,可以提供一些启示。

  年仅23岁的王霜18岁便完成了国家队首秀。2015年她代表中国女足出战加拿大世界杯,同年,王霜加入大连权健俱乐部。凭借在俱乐部的出彩表现,王霜受到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的青睐,今年8月她成功登陆法甲,身披28号战袍,合同签至2020年6月30日。

  亚足联在评价王霜今年的表现时说,她在女足亚洲杯的4个进球帮助中国队获得第三名,她在国内俱乐部以及国家队比赛中令人印象深刻,她的表现吸引了巴黎圣日耳曼等欧洲豪门的注意,最终王霜成为了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一员。亚洲足球小姐的另外两名候选人是,力求蝉联的澳大利亚球员科尔和效力于里昂队的日本国家队队长熊谷纱希。

  今年,中国女足时隔多年在印尼亚运会中打进决赛,最终0比1不敌日本女足获得亚军,王霜在本届赛事中贡献6个进球。女足亚洲杯比赛中,王霜入选亚足联官方最佳阵容。俱乐部层面,目前王霜已为大巴黎女足上场11次,贡献4个进球和4次助攻,目前大巴黎女足暂列联赛第二,晋级欧冠八强。

  今年亚足联颁奖礼定于11月28日在阿曼举行,王霜届时也会从法国赶去参加颁奖典礼。这是继2016年的谭茹殷后,再次有中国女足球员获得“亚姐”提名。得知自己代表中国入选亚足联最佳评选后,王霜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能力的提高来自于每天刻苦的训练,心有梦想,国家的荣誉,才是我的荣誉。”

  本报记者 刘大伟 J190

  新华社供图